協會官方微信

首頁  >>  新聞資訊  >>  焦點新聞  >>  正文

一位環保企業家的深剖:中國環境產業的創新窘境

發布時間:2023-8-15     來源:中國水網    編輯:衡格格    審核:張經緯、王靜

歷史總是曲折向前,環保產業亦復如是。在產業漫長的創新道路上,企業家們艱難求索,一路心酸,只有身處其中,才品嘗得百千滋味。環保老岳,作為環保產業創新之路的親歷者,將在本文中深度剖析環境產業創新窘境。

作者:環保老岳

作者簡介

本文作者【環保老岳】是岳飛第二十八世傳人,原籍安徽農村,現居江蘇、北京。2022年度中國水網金牌專欄作家,原中煤集團工作,白手起家,環保水務二十年經驗,樂于分享商業和經營心得。

一、引言

朋友的故事:江必旺博士,出生在福建山區,北大畢業、美國留學,博士后進入一家世界500強企業從事研發工作,后擔任美國一家企業的首席科學家。2007年,江博士滿懷創新之夢來到蘇州,開始了其十五年的納米微球的研發、創新堅守之路。納米微球在現代工業中應用廣泛,在醫藥行業,疫苗、抗體、胰島素等很多生物醫藥有效成分的分離提取和存放都只能用微球。微球同樣應用于液晶屏、環保等行業,沒有微球,很多產品根本就生產不出來。在經歷了無數個日日夜夜的實驗,十多年的技術攻關,納微科技成功突破了國外技術壟斷,改變了只能依靠進口的局面,走出了一條艱難而漫長的技術創新道路。

2021623日,納微科技正式在上海證券交易所科創板掛牌上市,江博士身價95億。交談時,江必旺用“九死一生”來形容自已在創新之路上的那種孤獨與壓力,而每次都得靠自己咬牙走過來。

環保朋友的話:環保圈關于現階段行業內卷程度的說法是:“走別人的路,讓別人無路可走,然后自己也走不下去,最后大家一起無路可走”。

以上情況都是現實情況,環保行業一方面產品同質化競爭,工程低價中標,行業極度內卷;另一方面行業分化速度加快,一些優秀的企業能夠分享到更多的行業發展紅利。這是行業進入成熟期的特征,而技術創新、產品研發在其中起到了舉足輕重的作用。有很多筆友問我:今年太難了,傳統的項目不好干。有沒有什么好的方向,新技術可以研究?在生死存亡、經營非常困難的時候討論創新、研發,好像顯得不合時宜,但又顯得時勢所需;重點在于每個人的抉擇需要適合于自己的發展狀況。歸根結底,所有的人都認為企業要發展,必須要創新,那么對于如何創新,有哪些關鍵因素,可能的風險在哪里?在這里,環保老岳將同大家一起探討、分享。

二、環境產業創新的窘境

1、創新的落點

2022(第十四屆)上海水業熱點論壇”上,E20研究院院長傅濤分析:環境產業是從建設行業分化出來的,中國一直在進行環境基礎設施建設,但行業存在著嚴重的產業化短板。產業化弱小的行業一定是內卷的,內容也會越做越薄,產業也注定無法實現集中發展(相關鏈接:傅濤:環境產業如何用產品化讓高質量落地)。中國人民大學低碳水環境技術研究中心主任王洪臣教授認為:沒有技術產品的水務企業,是在做著簡單工作,具有“勞務企業”的特征;沒有技術產品的水務企業,可替代性強,不存在做大或進一步做大的理由(相關鏈接:王洪臣:用技術裝備化破解大城市治水難題)。

環保水務行業發展的前三十年,項目存在著重建設,輕工藝裝備的現象;工藝裝備是配角,沒有行業主導地位,很多環保企業淪落成了設備加工廠、設備代銷機構和建筑施工隊。行業看上去很熱鬧,一個項目動輒幾億、幾十個億,但經過三包、四包后,最后的分包方采購設備沒人會談技術、性能,他唯一關注的就是價格!落在項目上,只要業主沒有推薦品牌,本來業主想要的是一個“蛋糕”,到了二包那里變成了“雞蛋糕”,到三包那里已經是“又鳥蛋糕”,四包采購的說不定是“又鳥蛋”。這種似是而非的“又鳥蛋”充斥著市場,拉低了行業的下線,最終一定會反噬業主的利益。

一個到處追求低價中標的行業里,不中標被淘汰,中標者也是“餓死同行、累死自己、坑死企業”,這種不健康的狀態極大地限制了行業高質量發展!而環保、水務項目處理達標排放,真正靠的是工藝的高效、穩定和裝備的處理效率,所以環保水務行業高質量發展的方向在于工藝技術的科學與系統化、裝備的穩定與高效率。只有工藝技術的系統化、裝備化能夠占領環保水務行業的主導地位,工藝、設備有議價能力,環保行業的創新才算有真正的落腳點,行業進入到創新驅動的軌道上,“術業有專攻”才能真正實現產品創新、技術創新、系統創新的價值。

2、市場的割據

“什么?不達標?不可能,我們運營很正?!?,這是一般情況下問到一些環保設施管理者運營情況的通常答案。環保是個大問題,除非是被監管部門公開處罰或掛牌督辦了,沒人承認自己有問題。這也是很多地方推行“環保醫院”理念不順利的原因。一些設施即使用的不好,有的人可能會選擇家丑不可外揚,打落牙齒往肚子里咽。他不承認自己有病,你怎么給他看病、開藥?環保行業信息不通暢,是造成市場割據的一個原因。很多企業的環保設施戒備森嚴,一般人都不允許進入、了解、查勘,所以能被考察的案例都是“好技術”。這種捂起來的狀況,使得好技術、新技術得不到更廣泛的應用,得不到更好的展示。一些效果差、能耗高甚至是侵權抄襲技術所帶來的不良后果被掩蓋。

水務環保的市場格局,要形成類似江博士的納微技術在行業的極強影響力,或形成類似寧德時代動力電池在行業中有35%左右的市場占有率,這種情況幾乎沒有可能。在環保領域,除了少數的幾個產品,如臭氧發生器、陶瓷膜、進口電氣元器件、進口反硝化深床濾池還有在垃圾焚燒領域,形成了較高的市場占有率外,其他水務公司、環保公司、國產設備的市場占有率鮮達到雙位數的。除了水務行業的市場化程度總體不高外,水務環保市場的采購決策因素非常復雜,受行政壁壘、地域影響、利益保護、復雜工況、價值界定等因素造成了嚴重的市場割據。

主業不精,什么都做則什么都做不好?,F在的市場情況是,沒有好產品、好技術肯定不行,有好產品、好技術也不一定行。但市場在這種攪和的混沌狀態中,酒香也怕巷子深,好技術、好產品的市場穿透力不夠,導致行業市場化集中度不高。市場割據實際上是利益的切割,損失的是協同效率,忽視的是價值創造。這樣對于產品的創新投入和企業營收增長不一定是完全的成正比關系,企業的創新行為所享受到的創新紅利不足,必然會影響企業的創新投入。

3、行業的保守

水務環保項目是民生工程,和老百姓的生活環境質量息息相關;環保項目設施運營排放數據面臨著嚴格的環保監管。外部種種壓力的傳導,迫使客戶、設計院非常重視工藝技術的穩定性、安全性,導致客戶寧愿選擇“傻大笨粗”,寧愿選擇低效率但卻穩定的工藝,也不敢輕易去嘗試高效的新工藝、裝備。和客戶交流,技術再好,一定會問:有沒有案例?如此,第一個案例落地難度可想而知。所以,技術創新需要面臨著一個非常長的研發周期,要面對著首臺套技術的落地難、新技術推廣難等因素的制約。再加上水務環保項目從立項到環保驗收長達二三年的周期,都給新技術的轉化、落地帶來時間與資金的壓力。大家都知道明天很美好,但是如何撐到明天是關鍵!相比較發改委、生態環境部、住建部、工信部、科技部等國家部委也出臺了很多對創新活動的激勵舉措,但在行業應用、行業監管、協會組織層面缺乏對首臺套落地、新技術應用的獎勵、補貼、保護與容錯的彈性機制。

4、知識產權的保護

環保領域非常缺乏基礎學科的研究,尤其是對材料、底層算法模型的研究不夠。企業的原創性發明專利較少,大部分都是實用新型專利。有些甚至形成了像自媒體文章天下一大抄的局面;主體技術是別人的,做個局部小點的改進,就開始炒作概念了;以致于有人笑稱這種創新有點像“整容”、“微創”。為什么搞原創性的工藝研發、材料研究的少,因為這些研究的周期動輒五年、十年,還有可能時間更長。投入大,研發失敗的概率也很大。即使研究出來的成果投放市場,很有可能不到兩年時間仿制品就會出來。以致于市面上出現很多“形似神無”的仿制品,概念解決不了客戶需求,只會造成客戶對該類產品效果的不認可。低價仿品,劣幣驅逐良幣,這種環保本身就是最大的不經濟、不環保。

The patent system added the fuel of interest to the fire of genius,林肯說“專利制度是為智慧之火澆上利益之油”,但在環保行業,新技術由于市場的割據及專利保護的不夠,很難做到快魚吃慢魚,總體規模效應不強。所以,原創行為享受不到足夠的利潤,企業缺乏持續創新的投資資金。行業內抄襲盛行,模仿有理,違法成本低,知識產權保護不夠,導致企業的研發投入和創新收益不成正比,對環保行業的持續創新傷害較大。

5、人才的匱乏

又是一年畢業季,環保專業的畢業生都去了哪里了?很多985、211高校的博士、碩士生的擇業首選是考公務員、進高校、科研院所、設計院再或者是進國央企。很明顯,民營環保企業對優秀人才的吸引力不高。

從日前發布的《中國環保產業發展狀況報告(2022)》來看2021年列入統計的企業中,小微型企業占比為73.3%,中、大型企業占比分別為23.6%、3.1%,很明顯產業集中度比較低。環保行業進入門檻低,行業對技術的價值不夠尊重,低價競爭,拉低了行業利潤率,導致環保行業人員收入水平總體偏低,一些優秀人才甚至于改行了。

環保項目很多是一廠一策,千人千面,行業標準化程度低?;钌循h保行業整成了老中醫的“望聞問切”,人才培養靠傳幫帶的模式,成長速度慢,能夠成為經驗豐富、獨當一面的技術骨干,沒有五年、八年的積累是不夠的。

行業收入水平低,人才匱乏,技術團隊培養周期長及人員流動性高等因素,造成人才資源的分布與行業創新需求不匹配,也是環保行業創新的一個束縛點。

6、機制的束縛

很多國企、央企都有環保業務板塊,其公司資金雄厚,承擔有研發創新的工作職能。但其領導一般任期不長,對于一個長達三年、五年甚至十年的產品研發周期來說,很多時候是一個領導一個想法、一個戰略,其研發的產品隨著公司戰略地位變化,研究成果夭折的概率比較大。同時對于研發結果的不確定性來說,如果采用非常固定的考核機制來進行年度考核,還可能和年終績效獎金掛鉤,用固定的程序去考核一種不確定的過程,制度本身就不科學,會讓研發部門望而生畏,躊躇不前,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創新在硅谷也被稱為“積極地失敗”,而一些企業“不犯錯誤”的風氣、管控機制天然和研發創新這種不確定的風險、失敗很難相容。況且,很多國企單位也缺乏一些有效的激勵機制,能讓研發人員獲得創新成果的獎勵。被動的、考核型的研發,其研究成果往往缺乏核心機理的深究;一個系統需要不斷地技術升級、產品迭代才能適應、滿足客戶需求,不解決考核、激勵機制的問題,技術缺乏核心機理的繼續研究,產品的迭代升級也很難實現。

7、資金的窘迫

民營環保企業的市場敏感度高,機制靈活,創新的意愿和意識高,但處于產業鏈的末端,企業的利潤逐年降低,加上環保項目資金占用大,資金拖欠,應收款高企,這兩年企業活下來非常不容易。很多環保項目最后變成了低價競標,企業缺乏優質客戶,手里握有充?,F金的民營環保企業不多,而研發是需要大量投錢的,要討媳婦總得備好彩禮。研發創新活動周期長,風險大,資金捉襟見肘,這幾年能夠在研發上有大投入的企業不多,在其貧瘠的土壤中很難開大花、結好果。

8、科研體系的導向

高校、科研院所是科研體系的生力軍。中國高校的論文發表數量在2018年已經超過美國,但截止到2022年,中國高校的專利轉化率僅為3.9%,而美國高校約為50%,是中國的13倍。這么多科技成果的沉睡,造成國家研究經費、高校資源投入的巨大浪費。形成這種局面的主要原因有三個,一是高校內部專業技術職稱評定及科研績效考核機制,重視的是論文的發表和專利的申請,缺乏對科研成果轉化率的要求;二是高??蒲畜w系缺乏和市場用戶的深入連接,科研方向偏離市場需求;第三,行業缺乏通暢的科研成果轉化平臺、機制。

“廣大科技工作者要把論文寫在祖國的大地上,把科技成果應用在實現現代化的偉大事業中?!绷暯娇倳?/span>2016530日在全國科技創新大會上的重要講話早已指出了科研體系的發展方向。

轉到 首頁 第  1  2  頁 末頁

中國儀器儀表行業協會版權所有   |   京ICP備13023518號-1   |   京公網安備 110102003807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百萬莊大街16號1號樓6層   |   郵編:100037   |   電話:010-68596456 / 68596458
戰略合作伙伴、技術支持:中國機械工業聯合會機經網(MEI)

国产成人五月综合网_尤物久久99热国产综合_av在线不卡网站无码18禁_国产精品情侣呻吟对白 chinese少爷男男国产 久久精品亚洲日本波多野结衣 亚洲日韩第32页 米奇777超碰欧美日韩亚洲 国产极品模特口爆吞精 99久久国产综合精品五月天喷水 2021夜夜乳狠狠乳狠狠爱